溯光

一个老是蹲冷坑的咸鱼的闲言碎语

这几天又把以前各位神仙太太产的粮翻出来啃了。
说来好笑,以前看到神仙一起联手产粮那种触动和欣喜,我居然一点都没有忘记过。
旧CP因为各种原因渐渐冷下来,新的CP又一茬一茬地长出来了。

“CP固有一冷”听起来是不是太残酷了一点?

镇tag的人一个一个渐渐淡出视野,翻老粮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想起以前的盛世。
其实就我个人的私心,我挺希望lofter出一个类似于“重拾冷坑”的活动。像那些在大家热情退得差不多的时候还在死撑的人;那种入坑太晚只能翻15,16年的粮吃的人;或者本身就在“北极圈”坚持产量的神仙……也能够体会“盛世”的感觉。

活动的话,到时候大家都疯狂安利自己不愿爬出的坑,安利当年的或者现存还在产粮扛CP大旗的神仙太太…

不过话又说回来,很多神仙退坑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失去产粮热情,或是一些不好的事带来了不好的体验。估计…也是不会回来的吧。
况且为了冷门CP把热门CP放冷似乎也很不人道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啊,就当是个沙雕的闲言碎语吧。

这个商家为了送我个书签绞尽脑汁。
导致我忍不住画了个……
……∠( ᐛ 」∠)_

所以

我一个辣鸡文手到底为什么要画画啊……???

就当作是回忆童年吧。【…】
【看着怎么有点女装大佬的气质…】
哦。
当作性转看也没问题呢。【…】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……说出了身为读者的真心话。

萧昱然🐓: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
但这篇文章始终仅是一种【个人观点】。所以,无论你如何自省都要清楚,该被严格对待的人是自己,而对待他人则还需宽容。




作为作者,对我来说,写同人最大的乐趣在于“我喜欢他们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同人里的他们”


作为读者,对我来说,看同人最大的乐趣是“我喜欢原作之外的时间下和平行宇宙下的他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”,而不是“我喜欢某个作者”



写文的人质量参差不齐,但在lofter这样一个靠热度来排名、靠圈子来呼朋引伴的社交范围里,读者基数要大于作者的情况下,所谓吾日三省吾身,也许读者也需要反思自身的一些问题。


1.作为读者,我是否从阅读同人上获得了快感?


2.这些快感究竟是基于“这篇文文笔好,剧情佳,合理地还原原作角色的性格和为人”,还是基于“只要是狗血,ABO,哨向,虐,傻白甜这一类型的文,我都非常喜欢”?


在这里我要强调,后者提到的这些,所有都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类型和剧情模式。但区别在于,我会分辨这些梗是否适合我喜欢的CP,进而选择我感兴趣的题材进行阅读和创作,而不是为了自己爽快和读者需求而生搬硬套


同人不需要写成严肃文学,要将同人写成什么水平,完全取决于个人对他的定义。但无论如何,这些文章都是“同人作品”,对原有角色的还原塑造将是至关重要的。


同人作品,该有底线。


3.我是否能客观的评价我今天看过的同人文?




之前我在《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》(该链接可戳)这段感想里就说过:


“速食虽好,但记得斟酌营养包和食用数量。


别让一些倒退的文字成为你思想前进的束缚。


你值得更好的书和作者。”


作为读者,我能理解阅读速食文学的快感。那种剧情飞速发展,文笔轻快简单,伏笔深入浅出的文章总是更能吸引我去阅读。但显而易见,这种文章通常出现在原创网络文学中,同人少之又少。究其原因,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,原创没有给作者有关角色设定的限制,而同人是一定有限制的。


现在同人作者往往喜欢借用大量流行设定,诸如ABO,哨向,论坛体,知乎体,聊天体等,我想说这些是完全没问题的。但问题在于,你写的CP与你的设定是否嵌套?这就像一个瓶盖对一种类型的饮料瓶。你拿脉动的大盖子塞在旺仔易拉罐上,颠来倒去,原作的质量和人物的闪光点,就会因为缝隙而全部流失了。




举两个例子:


1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国外作品中的衍生CP(假设这里是有四个西方人欧美同人文,在这里用A/B/C/D表示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在古代,A和B恋爱了,B八抬大轿娶A回家。他们住在北京。有一天,A和B在家闲来无事,于是叫来C和D打麻将。只听ABCD四人的笑声在偌大的四合院里回荡:


“卧槽!糊了!”“妈啊!居然是同花顺!给钱给钱!”


2.请各位想象一下自己喜欢的攻(假设这里是痞气型)受(假设这里是坚韧型),再将他们代入如下一种背景设定:


受哭得梨花带雨,几乎要昏过去,泣不成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!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!你是不是嫌我生不了孩子才同意你母亲的话去找个女人!”


攻将受搂在怀里,温柔安慰道:“我也没办法,我还是爱你的。”




以上两种类型举例,均是我曾在我的各种墙头里见过的真事真文。这就是现在同人作品中最大的问题所在:


1.文章背景设定与角色严重不符。


2.文章人物性格与原作严重不符。




针对上述问题,许多老师都提出过自己的想法。在这里我简要概括一下:


该练练,该写写,找不到感觉就回去看原作,看完原作还找不到感觉,就过段时间再写。


强迫自己硬生生写出来的东西,都是不堪入目的。




我一直希望各位读者引以为戒,因为你们的鼓励,有时候是一个作者进步的动力。但这之中是有利弊权衡的:


对于谦逊的作者,读者表达的鼓励和喜爱,会令他不断学习,自己敦促自己丰富知识,写出更加优秀的文章,而读者提出的建议和意见,是他会虚心处理或采纳,进而取长补短的进补方式之一。


但对于以写文来博得众人关注的作者来说,他的目的性会随着读者的夸赞而愈发不纯正,高曝光率、高文章热度和别人的吹捧才是他最想看到的。他会随着读者的喜好去更改自己的文章题材,一味阅读那些高度夸耀的评论内容,而那些针对文章暴露出的弊病提出想法的读者,就会立刻被冷处理掉。




我不好批判作者什么,但我一定要说,第二种歪风邪气,作者和读者都需要负起责任


我的一位老师曾经和我说起过SY与LOFTER这两个网站。很多人都知道,SY是许多欧美圈太太的培养源地,当他们转移到LOFTER来写文时,依旧将那种高质量、高写作水平、高逻辑能力的技能带了过来,并继续进行创作。之前我一直不太能理解,为什么许多欧美CP的文章质量普遍高于别的tag下的榜单,即使他们热度并不如后者,也依旧因为优秀而受人追捧。


我的这位老师是这么和我解释的(我在此重新转述一下):


SY是一个论坛性质的网站,你写的文章都会以帖子的形式出现在分类板块中。当你发帖后,很快你的文章就会被埋没在众多帖子之中。这之后你需要经历两道坎:


1.当你勤更新后,读者们才有机会发现你,进而去阅读你的文章,给你评论。


2.当你收到评论后,你的文章就会被分为两类:第一类,写得不错,有可读性,读者会给予评价,这篇文章便会经常出现在首页,久而久之,好文就会为大家所知了。第二类,写得不怎么样,读者一会选择不再评论,放弃这篇文;二会选择写出自己的评论,哪里不好就是不好,作者也会清楚认识到自己的问题,进而有机会改正,放弃掉现有的错误,而不是固化它。至于那些不肯改正的人,那就永远沉在最底下,无人问津了。


毫无热度和点击率相争,也没有所谓的抱团互相推荐现象。


如果说SY的文章是读者用中肯的评论、作者用不断进步的文笔层层垒起的摩天大楼,那么它如此坚固和赏心悦目,也是可想而知的事实了。


到了LOFTER,我们出现了热度选项。文章好不好,读者入了坑先看什么文,基本都是由榜单的热度顺序,由高到低排列的。但这些高热度文章,真的就是好文章吗?


绝不全是。


买热度是一条路,抱团互相推荐又是一条路。有时候刷刷榜单的确令人发笑:究竟是作者把读者当给块糖就能吃饱的傻子,还是读者把作者当成了对CP过度妄想的工具?


诚然,追求热度对于大部分作者来说,是很普遍的事情。我个人在写过一篇文章后,也希望得到高热度和对文章的高关注率。对我们来说,这是一种促使我们进步、继续动笔的动力,是读者对我们的肯定,我们需要这些。但从另一方面来说,热度对我们而言,永远不会是博取他人眼球的方式,更不会是满足自身虚荣心的工具。


我要的是读者对文章的肯定,而不是对我这个人的追捧。




我认识很多作者,文笔一流,故事剧情有趣。他们能花费大量时间去构思他们的行文,像藏宝一样给各个关卡设置伏笔,但有时候他们难逃一种评价——无趣


各位读者扪心自问,我自己也扪心自问,作为读者,到底是这样的作者无趣,还是我这个人的欣赏水平低下认为他无趣了?


我曾经写过一篇同人文,科幻,未完结。我本想借这篇同人文,来阐述我个人对于“未来科技高速发展情况下,人类与高度智能机械之间的社会关系将何去何从”的想法。为此我写了一万字大纲,五万字存稿,而慢慢发文的过程中,给我点赞推荐的人越来越少,评论越来越少,直到我决定断更的一年后,有读者私信我:太太,为什么不更新《XXX》了?


我说:因为没人看,我想再处理一下其中的问题。


读者表示理解。最后,他又给我发了一条私信,令我至今印象深刻。


他说:太太,其实文章挺好看的,就是太深奥了,看起来很长很刻板,内容也挺纠结的,我本来想养肥了再看的。




这位读者并没有说错,我也不觉得他有何不对。究其原因,是环境所趋


现在,人们都很难静下心看一本纸质经典文学名著了,更何况是强求他们安静下来,阅读一篇网络上用心构造的同人作品呢?


这真的是很难做到的事情。


但日本漫画尚存在“由于读者太少而被迫腰斩”的情况。再论许多同人作者在灰心丧气之后,亲手停更自己的文章,这种心痛程度,着实难以承受,更何况你们要他们眼睁睁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获得比自己更高的评价,那无疑是剜心的。


我不愿这样用心的作者再受到这样的遭遇,所以我呼吁各位:提高自己的水平,别拉低了自己的审美。


也有人说,看同人就是为了乐趣,我写傻白甜我很快乐,我狗血我也快乐,没毛病。


我也觉得这没毛病。但同样的傻白甜、狗血题材内容,有人能写得荡气回肠颠沛流离,有人能写得评论里全是清一色的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,并且在阅读之后,给读者什么营养都没留下。


无疑是浪费别人的时间


“浪费自己的时间,就是慢性自杀。”——请问各位读者,你们愿意花多少时间,去浪费在这样毫无意义的阅读上呢?


这也是为什么我在之前的那篇感想中提到,希望我的粉丝们能分出大部头的时间去阅读名著,去旅游,去看一场好电影,去欣赏画展和音乐剧,而不是非得时时刻刻守着我的主页,等我更新某篇同人。


我的文章是枕边读物,睡觉之前看完,如果你觉得好,评论和点赞推荐就行,然后关灯,睡觉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你有大把时间去充实自己,那个值得更美好生活的你。


你该热爱的是好的文字,而不是我这个写文章的人。






我希望各位,选择那些有写文能力、并且不断进步、虚心取长补短的老师,而不是所谓热门抢手的“太太”。


我也相信各位读者不是傻子,作者是否在敷衍你,作者是否在毁掉一个不属于他的同人角色,你们是一定能看出来的。


还有,别再说作者人品与写文能力无关了。请你们相信,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性格,他就会写出什么样的作品。这是绝对紧密相关的。如果你不信,就去看书,正经意义上的书,而不是现在千篇一律网络文学。


还是那句话:


你不写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知识储备有多贫乏;
你不读,就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思维模式有多退化。






我不会说读者低龄化,不会说圈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


我只能说:是无脑浇灌的狂热助长了凌乱的蒿草,淹死了那些本该长成橡树的苗儿。






综上:


希望大家作为读者,擦亮眼睛,不要再捧那些体验感极差的同人作者了,哪怕你觉得他写得再好,也请不要忘了,这是同人,你爱的是角色和他们的衍生故事,而不是某个太太。


以偏概全,人云亦云的做法是永远要不得的。


也希望大家作为作者,告诫自己,不要因为评论的夸赞就飘飘然。时刻谨记自己仍有不足之处——人无完人。勿忘初心。


停在原地不进步,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,甚至是倒退,都是践踏尊严的、耻辱的行为。








再次引用我在之前那篇感想里的结语:


我们活在当下,网络不该是张束缚文字的丝网,而是层层向外不断发散、不断扩展、不断进步的阶梯。








感谢你读到这里。


该文章可在LOFTER范围内随意转载,但严禁改变其中内容。


我会在评论里抽一位有感想的朋友,送出一本雨果先生的《九三年》。




2018.04.13更新


感谢各位在评论区的留言,观点不同很正常,大家为人处世角度各有千秋,但愿意一同讨论,我是非常感谢的。也希望各位在写下评论时,多思考一下再进行,因为有很多想法实际上并不冲突。


我仍感谢各位愿意将我没写明的观点进行内容补充。

…占tag致歉

我说真的    懺悔録   这首歌真的超级适合发安雷刀子啊啊啊啊啊啊😭
【日常发疯】
啊啊啊啊啊超级棒
而且超好听啊。

不见【两个失去理想的人的故事】二

(2)
你那么擅长安慰别人,一定度过了很多自己安慰自己的日子吧。
——陈亚豪

在下李白。
是个剑客,副业是诗人。
前几天还有个还过得去的职业,最近辞了。
昨天被一个路过的少年救了,今天睡了大半天的觉。

嘛。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。

“嘶……小医师你再轻一点怎么样。”我很悲痛,“我还要上路的。”
他闻言,略抬了一下碧玉般的眸子:“去啊。没让你不上路。”
说真的我觉得他的眼睛很不一般——哦我不是单指很好看的意思。很奇特,他的眼睛。总觉得是个碧绿色的秘密。是个有故事的人呢。
我也没想太多,释然一笑:“小医师,如何称呼?”
他的手微不可查的颤了一下。
“……秦缓。字越人。”
他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开口了。

一个医生,总不会莫名其妙手抖吧。

我望了望窗外:“说起来小医师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
窗外天都快黑了,真没什么看头。
“要不我把你再丢回去?”他歪着头想了一会,倒像是在问自己似的。但眼底有一丝藏不住的锐利,“大概是……为了让你欠我一个人情?”
他这个神情让我微微一怔。

这个画面有点似曾相识?
似乎在我记忆中,有个孩子也露出过相似的表情。
哦。不过我记不清楚了。
我记得我还他和我玩得挺好的。
之前还说好一起仗剑天涯什么的……
嗯。不过我记得他是靛蓝色的眼睛。
如海一样深邃。
他的笑也很好看,像银河“哗啦”的一下泻在了心底。
哎。不过实在是可惜了。那个孩子是个瞎子。
果然人老了就喜欢伤感春秋了是么。

一个好笑的想法冒了出来:这个小医师会不会真的有可能是那孩子呢……
不如碰碰运气?
不过就算是,他也不会说的吧。
想想还是放下了这个念头。

于是我没事随口问到:“小医师,那天你为什么要去那酒楼啊?”
说出来之后我有点后悔,不过一面之缘罢了,有谁会对一个陌生人坦诚相待啊……况且去酒楼除了吃饭还能去干什么。

他没说话。
没想到过了一会他还真答了:“一个故人爱喝桂花酿,我去打点给他。”

这是…

真的有可能是故人的意思???

不见【两个失去理想的人的故事】

如果你如果你已经不能再拥有,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要忘记。
但我现在知道
如果你已经不能再拥有,最好的结局就是忘记。
--------今何在《西游日记》


青春依旧。理想再见。
——《悟空传》今何在

(1)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——纳兰容若

在下扁鹊,是个医生。
之前在酒馆附近救了一个傻逼。
这是我二十年来,第二次对我的决策产生了质疑。
第一次是徐福。
第二次。
是李白。

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到酒楼去打二两桂花酿。
结果才出门没几步就听见有人喊我不要去酒楼。

哈。

我没听他的,直奔酒楼。

还没到没口就看见一个人被怼出来了。
他挣扎了几下就没动了。
我擦这谁啊,直接跑来酒馆大开杀戒。
我正问问逃窜的路人发生了什么,一身大喝打断了我的话:“大河之剑天上来!”
只听那人说完,“哐!”地一声,整条街都安静了。
我快走了几步,走到酒馆门前——哦不没有门了。里面一片狼藉,五个人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。其中四个我看都不想看,还有一个脸向下趴在地上,满身血污。
我本来想不管这事的,但是我还是有点好奇那个脸朝下的人。
我好奇地把他翻了个面。我去。一身酒味。
“哥们儿胆子挺大啊,喝醉了就一挑五。”我拍了拍他的脸,想让他清醒点。
这人不仅没有醒,当然我也没指望他这样就能醒,他居然还朦朦胧胧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我轻轻的提起他的剑,擦了擦血污。
我沉默了。
“……行吧。”我思量了一下,出去找了个围观路人帮我把他抬回去。
那另外的四个人?我不想管。

为什么?
如果我说,没有为什么呢?
哈。
那四个人来自我最不想见到的地方。
那地方有我最恨的人。
听好了,而我,

迟早要把那里夷为平地。


唠嗑:
鹊鹊的画风不苏,不白,不太可爱。
太白的画风也不苏,也不白,也不太可爱。
纯属作者自己瞎写着玩……
注:
太白年轻时的形象有历史上的李白先生的影子【性格上】

第一次用LOFTER…
不太懂(´Д`)

贴吧那边先发了一部分,不知道会不会坑…【…应该不会】